中文介绍

 

 

 

 

 

 

 

 

 

给习近平主席的一封公开信

请关注中医行业目前在英国的艰难困境
(请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及中国驻英国刘晓明大使收转)
尊敬的习主席:
从新闻中看到您于十月19日至23日进行国事访问。作为一个荷兰中医师,本人希望能利用这个机会请习主席向英国政府要求正视中医药行业在英国的正当性及合法性。
近年来英国对中医药采取限制政策,中医药的发展在英国受到很大的阻碍。英国的健康保险不认可,中成药及粉剂药的销售也被禁止。以前英国是中医的领头羊,发展的势头很好。后来欧盟出台了相关政策后,英国也开始对中医行业要求很严甚至刁难。不少中药批发商,中医生纷纷回国或转行。我在荷兰熟知三名从英国再移民过来的中医生,每当谈到英国的倒退政策时都愤愤不平。英国其实还不是准欧盟签署国,却采用欧盟的“高门槛”政策,导致中医药行业倒退。
反观邻国荷兰政府相对开明、开放,中成药可公开买卖,保险公司也给中医行业一定的认可,中医生在荷兰蓬勃发展,中国文化得以弘扬。再是荷兰与身体健康有关的安乐死,吸大麻等也管理得仅仅有条。事在人为,值得学习。
最近澳大利亚,美国,加拿大,新西兰等国也对中医采取优待政策,让中医文化在国外又有了生命力。
中医药是中国文化的精髓,有几千年历史。世界卫生组织成立的宗旨:集世界各族人民治病的精华,服务于各国人民。那现在正是时候,有理有据,理直气壮地向英国政府施加压力。推广中医也是我们这一代的责任,在所不辞。
我写这封信的目的,是希望您能正式向英国首相卡梅伦提出要求,重视中医行业,重视它给世界人民带来的健康。
敬祝 习主席访英顺利成功!

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常委
原比利時中医学会会长
荷兰大宋中医药连锁公司
宋春喜中医师
2015年10月15日

湖北《楚天都市报》 2013年10月16日
追寻天下楚商足迹 状写创富骄子传奇
一部《本草纲目》,在宋春喜的书柜上格外显眼。对于宋春喜来说,那不只是他的专业知识之源,更是他纾解鄉愁的精神通道。
宋春喜所在的著名足球城荷兰安多芬,街道安静,不见喧嚣。医圣李时珍在这里被很多人熟知,因为宋春喜经常骄傲地对他们说:”这是中医的医圣,我的湖北老乡。”
18年前,已担任副局长的宋春喜,已年届不惑,但他毅然选择辞职,飞赴欧洲。彼时,他并不清楚,他的人生,即将走出一条为西方人解惑,为中医正名之路。

不惑之年辞官 漂泊海外创业 妙手仁心治病
“副局长” 在欧洲为中医正名
本报记者 董凤龙 黄宏 荷兰报道

人物名片:宋春喜
1960年生于武汉,比利时湖北同乡会会长,荷兰知名中医,开有数家中医连锁店。上世纪90年代,年界不惑,他却辞去副局长职务,远渡重洋,从头开始。行走欧洲,商海逐浪,他不忘为中医正名;中医仁术,医者仁心,他终于消除欧洲人疑虑,用中医在中欧之间搭建了一座桥梁。
创富经验:第一要能吃苦,第二要有长远规划,第三要具备专业知识。我的中医事业能在欧洲成功,离不开这三点。

从副局长到 “海滩按摩师”
夏日正午,是中国人四处寻觅清凉之地休憩的时候,却是欧洲人眼里做日光浴的最好时间。
如果你曾在2000年前后的某个周末到过荷兰鹿特丹海滩,你可能会看到这一幕:一个中年男子,身着长衫,穿梭在老外中间,为老外按摩推拿,身边一个女士,打着阳伞,为他做翻译。
这个中年男子,正是宋春喜。那是出国后最艰苦的一段时间,但他却心存感恩。
1960年出生的武汉人宋春喜,在经历了读书,当兵,复员后,32岁时已担任江汉区某机关副局长(副处级),前程似锦。但工作渐渐让他感到疲倦,激情渐失。他在心里问自己,希望在何方?
此时,他在欧洲读书时的朋友,向他描述着海外世界的精彩。他决定放弃现有的生活,到欧洲闯一闯。
1996年2月,宋春喜走出了巴黎戴高乐机场,没想到,一出机场,就被打劫一空,护照,行李都丢了。外面的世界很精彩,但也很无奈。在朋友的帮助下,宋春喜在法国移民局办了证明,随后开始了欧洲的“流浪生活”。
钱用得差不多了,晚上就在公园睡觉。“有一次,躺在公园的椅子上,我望着头顶的星空,我就想,我这样做,是为了追求什么?”
车到山前必有路。正当宋春喜很难坚持下去时,这一年的6月,正好荷兰大赦,朋友把他送到了荷兰移民局,在那报到后,宋春喜有了荷兰的合法身份。很快,宋春喜就凭着自己对中医的知识,在海牙的一家中医店找到了工作。
某个周末,他去海滩玩,有个做日光浴的老外找宋春喜帮忙往身上涂防晒油,宋春喜给他涂上后,顺手给他做了做按摩,没想到,老外给了他10荷兰盾。
这让宋春喜很受启发,从那之后,每个周末他就背着包,带着翻译,到海牙的海滩做按摩。从早干到晚,每5分钟10荷兰盾,每天给翻译一百盾(价值七百人民币)。
“那种辛苦一般人受不了,海边的太阳,直射非常厉害,全身脱皮,脚上起红疹,汗渣渣的,我做了三年后就没有再做了。”谈起那段艰苦岁月,宋春喜很淡然。就是这样,宋春喜成了首个荷兰海滩按摩师,赚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创办中医堂为中医正名
筚路蓝缕,以启山林。楚人血脉里传承的这种精神,几千年来一直激情澎湃。
宋春喜的血液里,涌动着楚人的激情。
2000年,宋春喜40岁。已到了不惑之年的他,告别了“海滩按摩师”的生涯,开始了创业的历程。
宋春喜的叔叔和爷爷都是中医,他也从小就喜欢中医,在汉口花楼街陈太乙大药房门前长大。他发现,在欧洲,中医没有被人们所广泛接受,甚至有些外国人对中医还有误解。
如何又能创业,又能为中医正名,使更多的欧洲人能接受中医?他的心里,萌生了开中医连锁店的念头。
2000年,宋春喜的第一家中医店开在了荷兰马斯特利市(欧盟成立条约签署地),之后凭借他高超的医术,将药店开到了比利时布鲁赛尔。
实际上,中医的发展,在海外并不容易,由于种种原因,大多数欧洲人对中医并不信任。如何才能让外国人接受中医?宋春喜的悟性很好,干一行,爱一行,钻一行,很快就形成了自己的特色。凭借他高超的医术治好一个人,带动一大片人,治好两个人,带动一个家族。他在安多芬和斯达的门店都是门庭若市。靠的是硬功夫,靠的是口口相传。很快就成了同行里的领头羊。
安多芬有个市民以前是足球运动员,脚踝上长有脚瘤,多年都无法消除,西医无法治好,患者慕名而来。宋春喜检查后认为,通过针灸,按摩加以膏药应该可以化解。患者抱着试试看的心态,让宋春喜做治疗。
没想到做了五个疗程后,他的脚踝完全康复了。从这以后,这名患者的家庭医生对宋春喜很是佩服,开始接受中医,并经常带朋友来看病。
商海弄潮,悬壶济世。在宋春喜看来,这两个词并不矛盾。宋春喜深知,身在海外,肩负为中医正名之责,必须技术过硬,用好的医术来说话。
2000年开始,宋春喜便到湖北中医学院进修,每年坚持到学校学习,到2005年,他拿到了中医相关专业的本科毕业证。
“洋中医”,“大宋”,“阴阳宋”......如今,宋春喜拥有了自己的四十多个医药品牌,还创立了“宋氏平衡痛筋疗法”学派。他计划,与国内医药厂商合作,在近几年准备开50家中医堂。争取每3万到5万人口的区域内,就能开一个中医店,像中国的社区医院。
患者康复后到湖北投资
宋春喜有两个女儿,分别只有八岁和九岁,不时用荷兰语嬉闹着。每当这个时候,宋春喜总会告诉她们:“在家里只准说中文。”
身在异乡18载,宋春喜乡音未改,故乡永存心中。回馈湖北,成为他最大的心愿。
欧洲的“湖北力量”不断发展壮大,越来越多的湖北老乡功成名就。法国湖北同乡会,德国湖北同乡会,荷兰湖北同乡会相继成立。为了交流信息,联络感情,2003年,游走荷兰,比利时两地的宋春喜,在比利时发起成立比利时湖北同乡会, 比利时中医药学会;希望团结在比利时的湖北精英,共做一番事业,为湖北的发展贡献力量。
在宋春喜的努力下,越来越多的外国人对中医,中国,湖北产生了兴趣。在他们心目中,李时珍成为中国的符号,武当山成为神圣之地,武汉成为神往之城。
2006年,宋春喜两次组织在比利时和荷兰的华人,以及当地的中医爱好者来湖北参观。宋春喜多次应邀给学校师生作专题学术报告。
湖北中医院母校里,留下了他们聚精会神听课的身影。武当山上,他们领略了武当太极的魅力,感受了中国文化的独到之处。
在武汉市东湖区,有一座酒店有着浓郁的荷兰风情,酒店的名字叫做郁金香酒店。这家酒店的老板,是一位荷兰人。为何会留在湖北,投资湖北?
原来。久患顽疾的他,经宋春喜医治恢复了健康。自此,每次宋春喜组织到中国考察,他都会参加。最后,他选择了留在湖北投资。这家郁金香酒店,就是他投资3个多亿建成的。
“午夜梦回,家乡的山山水水就在眼前,中医让我在海外安身立命,我更要尽自己的最大努力,承担起为中医正名,为家乡奉献的责任。”在为中医正名的路上,年过半百的宋春喜,选择决然前行。

对话:
记者:在海外最快乐的事情是什么?
宋春喜:对我的家庭来说,最快乐的是看到一对女儿健康快乐地成长。对我的事业来说,越来越多的欧洲人信任中医,让我更加快乐。
记者:想家时会做些什么?
宋春喜:去中国餐馆吃饭(笑),看『本草纲目』,看中央电视台。
记者:您最大的愿望是什么?
宋春喜:希望能和国内中药厂合作,让公司在荷兰上市,让大多数的中药产品拿到欧盟认可,得到西方国家和西方人的认同。世界卫生组织成立的宗旨:“把世界各族人民治病的最佳方法集中起来用于治疗各国人民。”我是中医爱好者,把中医推向世界是我的人生梦想。

 

 

 

 

 

 

 

 

 

 

 

 

 

 

 

 

 

 

 

 

 

 

 

 

 

 

 

 

 

 

 

 

 

 

 

 

 

 

 

 

 

 

 

 

 

 

 

 

 

 

 

 

 

 

 

 

 

 

 

 

 

 

 

 

 

 

 

 

 

 

 

 

 

 

 

 

 

 

 

 

 

 

 

 

 

 

 

 

 

 

荷兰的保险机构会支付一定数额的中医医疗花费,不少中医师看准这个商机在荷兰开业。但对于来求诊的病人来说,金钱补偿并不是重点,解决西医无法治疗的疑难杂症才是主要目的,Weegels-de Graaf 老太太说:“我的颈椎痛和背痛多年来不晓得看遍了多少医生,但他们只会开止痛药却无法消除病症。我只希望可以恢复健康,钱的问题我不是很在意。”

虽然近年来中医原理与草药在西方医学中备受注目,但实际上仍被视为代替医疗的一种,尚且无法打入正式的医疗体系中。在荷兰,中医是广受医疗保险机构承认的代替医疗之一,接受中医治疗可获得一定额度的金钱补偿,这一点吸引了不少中医师到荷兰开设诊所。曾经一度到比利时发展并担任比利时中医协会主席的宋春喜医生,也因此返回荷兰开业,不到几年的时间,他已经在Weert、Sittard与埃茵霍温市连开三家诊所。以荷兰民众为主要客户群,宋医师认为最大的问题在于荷兰人不了解中医的原理,他说:“他们来看个几次病,如果没有立即的效果,就不肯来了,但中医的效果本来就不像西医那样显著。”

 

中西医疗观 出身于中医世家,虽然一度选择从政,中医还是宋春喜心中的最爱,因此十三年前来到荷兰后,他立即重操家族四、五代的旧业,开起了中医诊所。宋医师先从把脉、看舌诊断病人的病源所在,再结合按摩、针灸、草药等中医疗法,以舒缓或治疗病症。宋医师认为有些特定的病症的确较适宜用西药治疗,比如说癌症、精神分裂症,因为西药药效强,草药可能“百颗不及一颗西药”,但西药也容易造成副作用,这时中医就可以运用来条理副作用,提高病人的整体生活品质与健康。

前来求诊的病人,主要可以分成两类。其中一个是患有西医无法解决的疑难杂症,或是服用西药却深受西医视为“很正常”的副作用之苦的病人;另一群人则质疑西医医疗观,认为治疗应专注于人体的整体协调与健康,他们通常对代替医疗、灵性启发的议题相当关切。此外也有西医体系的医疗人员“深刻了解西医的局限”而选择接受中医治疗。从事护理工作多年的Steyis Jacobo就认为,“西医对人体的损害远高于协助,在杀死病源体的同时,它还能杀死更多健康的细胞,因此我相信治愈的答案在西医之外。”

 语言隔阂 然而最大的问题或许并不在医疗观念的冲击,而是处在另一层次的文化隔阂上,即“语言”。虽然住在荷兰已有十几年,但宋医师说起荷语仍觉得吃力,加上中医的理念相当艰涩,如何用另一种语言转译,对宋医师来说仍是个无法解决的难题。不少病人也表示,难以了解宋医师解释的概念内容,让他们无法清楚认识治疗的目的与预期效果。宋医师虽然在努力增聘通中、荷语的翻译兼助手,但中医语汇远超越一般日常荷语的范围,要找到适当的人才相当困难。

 雄心 除了悬壶济世外,宋医师更大的雄心是将中医的智慧推广给西方。对于西方医学对针灸的接受度比草药来得高,他认为主要原因是草药学“太深了”,也“太神了”。“太深”指中医博大精深,需要更多的医学者才投入;“太神”指中国草药是几千年来医疗经验的集合,但欠缺科学性的验证,西方医学就无法了解草药与疗效之间的关连。

 宋医师认为尤其是草药浓缩药丸、药膳食补等,西方人接受的程度可能较高,是可以努力的方式。他推广中医的雄心甚至跨界到媒体,他说:“我希望未来可以开办个电台,邀请中西方的医疗人员、学者,从事中医的探讨与研究。比如说,在欧洲有很多老年人,我们可以讨论老年人该吃些什么、注意什么。中医诞生于中国,但它的成果是属于全世界的,把它推广出去是我们医生们的责任!”